第一侯

第一百章 问题的问题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希行 本章:第一百章 问题的问题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yishug.net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这么大的阵仗,针对的还是武氏,竟然不是威胁,还是诱惑?

    中齐一向认为自己很聪明,但还是有些不懂。

    但既然大小姐让自己听这个太监的,那他就听吧。

    “小齐将军,夫人让您做什么事,你知道吧?”未了问。

    中齐爽朗道:“知道,说让我一切听你的吩咐。”

    并没有说夫人对他有什么吩咐,还能套出他要做的事,未了笑了,这个小将机灵又说话讨喜,怪不得能在河南道混的如鱼得水。

    “夫人要毁掉武氏,要推平这座城。”未了道,指了指商武城的方向,“但要做的不声不响,顺水推舟。”

    中齐一双大眼认真专注的看着他。

    未了便继续说:“那么让他们武氏自己毁掉自己就是最好的办法。”

    中齐适时问:“先生是说让他们内斗?我们此举展示能诱惑他们内斗?”

    “这天下没有坚固的城池,也没有密不可分的族人。”未了道,他站起来透过窗户看商武城,这座里的人能为了利益谋害城主大小姐,当然也能谋害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我们此举就是让他们知道,我们敢围武氏的家,敢查武氏的人,如果某个人真有问题,我们也敢杀了他。”

    中齐哦了声明白了:“那就让他们知道,可以举报陷害其他人了。”

    “这个族太大,人太多,每个人都想要占更多的家产,但家产就只有这么多,自己想要多要,就要从抢别人的。”未了道,“所以小齐将军,你要做的就是既和蔼可亲又凶神恶煞。”

    对声名赫赫的武氏态度尊敬,但对犯了错有罪的武氏族人要铁面无私,敢抓敢打敢杀。

    中齐嘻嘻一笑拍拍胸脯:“真巧,我就是这样的人呢。”

    未了笑了:“那外边就交给小齐将军您了,商武城里面就交给我了。”

    中齐捏着下巴思索:“那韩旭韩大人交给谁呢?”

    韩旭这个人可不好唬弄,要是被他看出是针对武氏.....

    “韩大人更不用担心。”未了道,“韩大人是如同石碏一般的纯臣,只要我们做的事对朝廷对陛下是有益无害的,他就不会拒绝。”

    怎么对陛下对朝廷有益呢?当然是城池民众安稳,卫军兵强马壮,官库粮草金钱物资充足......

    夜色笼罩了宋州城,驱散了白日的喧嚣。

    府衙里正堂亮着灯,门开着,一眼就能看到里面坐着忙碌的韩旭,中齐蹬蹬从大门外向这边冲来,但刚到门口就被暗影里闪过一人挡住。

    “什么事?”中里道。

    中齐差点被中里掀翻,委屈的喊了声“韩大人。”

    韩旭在内没有抬头:“是小齐将军吗?让他进来吧。”

    中里让开了路,中齐冲他龇牙咧嘴做个鬼脸,三步两步跳进去。

    “大人。”中齐左右看了看,扒着桌案低声道。

    韩旭依旧不抬头:“有话就说,不用鬼鬼祟祟的,这里是大夏的卫州,不是叛军所在。”

    中齐哦了声,站直身子朗声道:“武九老爷送来了一车礼物说是给大人的。”

    韩旭抬起头。

    中齐眨眼看着他。

    韩旭问:“那些被武氏收留过的可疑人员中没有奸细吧?”

    中齐点点头:“查清楚了,没有什么问题。”

    既然武九老爷收留的人没问题,那人家也没有罪没有错,韩旭这般清廉朝廷大员,礼物就.....

    “收下吧。”韩旭道,低下头继续看文书。

    中齐哦了声,又凑近桌案压低声:“那我给大人送房间里。”

    韩旭摇头:“去给官库的仓吏,让他收录登册充公。”

    中齐眼睛亮晶晶:“大人,您真是高风亮节!”

    韩旭翻过一页文书道:“这算什么高风亮节,不过是没办法而已,这宋州城里外的乞丐流民太多了,搞的秩序混乱,过几日把这些人收整,官府要出钱粮养着他们些时日。”

    中齐哦了声,恍然明白了,感动道:“大人还是高风亮节。”说罢转身就走,“我再去给武九老爷要几车!”

    这个莽兵小子!韩旭忙唤住他:“不要胡闹,如果真的滥要,那这州城就不会安稳了。”

    中齐点头:“好,大人的意思我明白了!您放心吧!我先去把这些安置好。”

    说罢蹬蹬跑了,真是来如风去如风,风风火火.....韩旭摇头,这小子他到底明白了什么意思?

    ......

    ......

    “我看那韩旭的意思,就是故意刁难!”

    武氏大宅的正堂里,被兵马押着往府衙走了一趟的武九老爷,愤怒的面色通红。

    “就是故意羞辱我们武氏!这是河南道,这是宋州,他以为他是谁!”

    堂内站着十几人,但只摆着十张椅子,十张椅子上也不是都有人坐。

    为首的一张椅子空着,余下的也没有坐满人,除了零零散散坐着几个老者,其余的椅子后站着人.....这虽然是他们家的椅子,但长辈还在,轮不到他们坐下,他们只是来代替长辈们说话。

    武九老爷的父亲死得早,他很荣幸的可以坐下来说话了。

    但此时因为愤怒他一直站着。

    一个年长的老者略带不满的看了他一眼:“他是谁?这里是宋州是河南道,但前天宋州兵率王金被谁砍下了头?”

    虽然民众还不知道,但宋州的世家大族都知道了,宋州城里的将帅已经换人了。

    这位韩旭从山南道来,除了手握朝廷任命诏书,只带了一个随从,然后河南道节度使给他派了一个据说是剑南道兵的小将,但说是剑南道,能被河南道节度使指派,也可以说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了。

    这韩旭就是孤家寡人一个,能掀起什么风浪。

    宋州这边是对叛军卫军都视而不见,你不惹我我也不惹你,你惹我我就跑,但那是看人下菜,韩旭这种没有兵权的文臣,他们当然不会客气。

    在最初的客气过后,宋州的兵将就不耐烦了,对韩旭的唠叨不理会,没想到这位韩旭更不客气,直接带着兵来到营地,一声令下,那小将就把屋子里的三个将帅给砍了头。

    将帅没了,余下的宋州兵马立刻贯彻你不惹我不惹你,你要杀我我就跪下求饶的原则,如今的宋州已经握着韩旭手里了。

    “他手握朝廷圣旨,又有剑南道兵马做依仗,你说他是谁?”那位年长的老者冷冷道。

    那位小将可不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分明很早以前就是剑南道安插在河南道的!

    奸诈的剑南道!

    宋州的兵马都喂熟了,是自己人,但剑南道的兵马可不是,武九老爷因为憋气脸涨的更红,最终一挥手:“就算他有剑南道的兵马撑腰,也不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们都是平民百姓。”

    另一位老者道:“知道自己是平民百姓就好,坐下吧!站着说话干什么?炫耀你比我们几个老家伙年轻?”

    “五伯父,你说什么呢。”武九老爷嘀咕道,但还是乖乖坐下,“我就是生气,这韩旭也太.....”

    “九弟,你这就错了。”站在一张椅子后的武七老爷笑道,“生什么气啊,韩旭这样做,说明皇帝陛下千真万确要来我们这里了,所以他才这么凶猛,就是为了确保宋州万无一失。”

    他看向堂内诸人。

    “为了做戏,为了震慑,就要杀鸡给猴看。”

    武九老爷嗤笑:“七哥,那我们就是被杀的鸡喽?”

    “不是我们,是你。”武七老爷不咸不淡的回敬他一句,不给他反击的机会,接着道,“这也没什么,谁让我们宋州最大的世家呢。”

    堂内有不少同辈年轻人都笑起来“看你说的,我们是活该了?”“我们家大业大是祖宗传下来的,又不是偷抢。”“是啊,凭什么就要被官府的人欺负?”“被韩旭用兵马押走的不是七老爷,七老爷当然说话不腰疼。”七嘴八舌不咸不淡。

    能站在这里都是嫡支血脉,不过是早生晚生几天产生的差别,能坐在椅子上也不过是爹早死晚死的差别,谁又比谁高贵?

    武七老爷也不在意这些冷嘲热讽:“我们就认欺负了,韩旭欺负我们是为了什么?为了给民众,给皇帝看,我们乖乖认欺负,民众和皇帝能看到,这有什么不好吗?”

    在场嘈杂的声音一顿,安静下来。

    “我们武氏就是这么一个老实诚信安分的世家。”武七老爷道,“这样的世家,民众和皇帝会不喜欢吗?会不可靠吗?”

    那倒也是,事关家族也就事关各家,各家都有好处的事就都不说话了。

    武九老爷挨了欺负还有些不满,道:“那不也能总被这样欺负啊。”

    武七老爷没说话,坐在第二把椅子上的老者开口了。

    “怎么能是总被欺负呢?等皇帝来了,韩旭他还能欺负我们?他难道还能一手遮天?这大夏又不是他的天。”

    不仅如此,到时候吃了他们多少,还要他吐出来。

    武二老太爷一发话,其他人便都不说话了,齐声应是。

    “大家不用紧张,这算什么事,比叛军打上门还可怕吗?”有另一位老者笑道,“乱世这么多年我们都过来了。”

    堂内响起笑声气氛缓和,门外有一个大管家疾步进来。

    “太爷们,官府把八房的十四公子抓了。”

    听到这话,八房椅子后站着的一个中年人神情大怒:“怎么回事?!官府又来围城了?”

    怎么一点动静也没听到?

    堂内的人也都震惊。

    “不是,不是来家里抓的。”管家忙道,“是在外边,十四公子跟人打架,被官府抓了。”

    什么啊?诸人面面相觑。

    “官府闲的吗?”有人道,“打架也管?”

    而且还抓的是武氏家的人?

    武七老爷笑道:“当然是故意的,我就说了嘛,官府是要那咱们当靶子用。”

    老者们便又坐回椅子上,对管家摆摆手:“行了行了,老八你也不用去,让管家拉一车钱去赎人吧。”

    八房的老爷果然不去了,还道:“要多少给他们多少,不行就让十四在牢房里住几天。”

    其他人也都笑了还有人说“我们可以去探望一下他。”

    管家应声是出去了。

    一直坐在椅子上的武九老爷先是幸灾乐祸然后又回过神不满。

    “哎?十四这钱是公中出了吗?那我先前那一份,也该公中出吧?”


如果您喜欢,请把《第一侯》,方便以后阅读第一侯第一百章 问题的问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第一侯第一百章 问题的问题并对第一侯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