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鲜花着锦(H)

分卷阅读11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捂脸男 本章:分卷阅读11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yishug.net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个做什么”

    云锦深深吸了一口气,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气:“装成哑巴是因为她不敢开口一旦开口,就会被人识破身份。”

    “身份什么身份”

    云锦露出一个比哭更凄惨的笑:“日本人的身份”

    “日本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云笙震惊不已,云锦却像疯了一般翻出了云小姐的相片。

    相片上的女人温婉地笑着,秀丽的眉目透出一股熟悉,他为什么从来没有发现他的眼睛和云小姐一模一样,当然也和梅原一郎别无二致。那么英明神武的督军司令说要娶他的时候,究竟知不知道,他和梅原家族的关系

    云锦不敢深想,他只能告诉自己冷静,他是云老爷养大的,就算留着日本人的血,他的灵魂仍属于中国,日本人在华夏土地上干尽了坏事,他不可能恩将仇报认贼作父。

    云笙看着他不久前尚且天真任性的侄子,不过短短几月已经叫人看不透想法,不免忧心忡忡,所以当云锦提出让云笙帮他逃走的时候,云笙没有细想就答应了。

    夜晚八点,陈金太太刘凤仙的生日宴也到了重头戏,三层高的生日蛋糕被一刀切开,陈金对着诸位宾客举杯笑道:“十分感谢各位今日光临,也祝我太太永远青春美丽。”

    在座宾客无不是沪城的人物,看向一同举杯的庄奉鹤,各自露出心照不宣的微笑,他们都知道生日宴会是假,有事相谋才是真。

    刘德全老了,手上的事业都交给了女婿,陈癞痢几乎掌管了浦江两岸所有的黑色势力。坐拥华东区四十万军的督军司令与把控沪城港口的陈癞痢还能有什么可密谋只怕是沪城也太平不了多久了。

    而另一头司令府的阁楼却忽然起了一场大火,被请来探病的舅老爷云笙不知为何穿着司令夫人云锦的衣服,被亲卫们第一时间救了出来,而云锦本人却不知所踪。

    “你来了。”带着金丝边眼镜的日本人,对眼前人露出一个平静的微笑,似乎一切都早有预料。

    “庄奉鹤和陈癞痢要联手对付你。”

    梅原歪了歪下巴,并不在意,继续着手上煎茶的动作:“云锦君准备弃暗投明,只是嘴上说说可不够。”

    云锦敛下眼神,淡淡开口:“当然,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梅原咧开嘴笑了起来,问道:“哦那云锦君不妨仔细说说”

    “你想杀庄奉鹤,我是不二人选。”

    梅原忽然贴近,仿佛一条毒蛇紧紧盯住云锦,似乎想从他脸上找出一丝一毫的破绽:“你舍得吗”

    云锦脸色未变,额边的青筋却因为紧咬牙关而凸起:“有什么舍不得他不是照样利用我钓你出来。”

    梅原饮了一口茶汤,笑意森森:“那就拭目以待了。”

    12

    云锦失踪之后,庄奉鹤整夜没合眼,调动了手边所有能用的势力,掘地三尺誓要把梅原找出来。然而,他万万没想到,梅原竟然自投罗网。

    一份请帖在傍晚翩然而至,邀请庄奉鹤与陈金来大世界舞厅参加梅原小姐的宴会。

    “梅原小姐又是哪里冒出来的人物”陈金的大头皮鞋一脚踏上了大世界舞厅的毛绒地毯。

    地毯两侧各站着一排红衣服的日本舞姬,她们一个个好似傀儡,涂得惨白的脸上面无表情,在灯火映照下阴森又诡异。白面舞姬上前搜查二人身上的武器,庄奉鹤沉着脸主动掏出配枪,根本不让这些女人近身。陈金纵使风流,也吃不消日本妞,总觉得阴惨惨像极了女鬼,缩着脖子瘪嘴道:“梅原一郎可真有福,日本女鬼怎么没把他精气吸干”

    忽然,一声击掌声传来,身着十二单衣的盛装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灯火之下,轻轻拍了拍掌,白面舞姬便纷纷行礼退下。陈金饶有兴致地将女子打量了一番,肤白如雪,身姿绰约,虽说个子快赶上与他一般高,却当真是个美人,方才的日本女鬼与这位美人简直不能相提并论。

    “这个倒是不错,莫非她就是梅原小姐”陈金转头想与庄奉鹤交流一番,却没想到冷面煞星庄司令压根没有分给他一点注意力,一双鹰隼般的眼睛只顾盯着那位美人看了。

    陈金嘿嘿一笑,心想,果然天下的男人都不能免俗,绝世佳人谁不愿意多看几眼

    他却不知道庄司令盯着看的压根不是什么绝世佳人,而是金蝉脱壳男扮女装的司令夫人云锦。

    云锦知道庄奉鹤在盯着他瞧,涂了口脂的唇角轻轻弯起一个弧度,抬了抬肩膀,伸手示意庄陈二人跟上,身上的十二单衣撑得挺直。

    昨夜,他将庄陈二人准备联合的消息透露给梅原后,又提议来一出鸿门宴,化被动为主动,为防止庄奉鹤以云锦司令夫人的身份说事,他换了一身女装,扮做梅原小姐,至少表面上不能落下把柄。左右这也不是他第一次男扮女装了,云锦对此毫无心理负担。

    云锦自然是有自己的计划,但不知为何梅原这样阴险狡诈的人,竟也未多试探就同意了,云锦不知道梅原在打什么算盘,总不见得是真信任他这个徒有血缘却毫无感情的弟弟,更可能是想做螳螂捕蝉身后的黄雀,云锦不敢掉以轻心。

    庄奉鹤的失态只有几秒,很快又恢复了面沉如水的表情,叫人看不出情绪。云锦引着二人上到顶楼,陈金对着障子门和榻榻米啧啧称奇:“大世界舞厅顶楼竟然是个日本包间,我这个老顾客一直被蒙在鼓里啊。”

    而后又对着端坐其间的梅原道:“失敬失敬,原来这沪城最大的歌舞厅,老板不是闻昌裕,而是梅原先生啊。没料到你们日本人也好这口哈”

    这一番明褒暗贬,并没有让梅原恼怒,他点了点头道:“二位是我的座上宾,我也不妨直说,闻先生曾在明治大学学习,是我在沪城的翻译官。”

    原本在一旁作壁花的云锦闻言眉心一跳,闻昌裕既然是梅原的人,可为何之前却要刁难梦婷,让他看见梦婷胸前的梅花图案

    莫非他和自己一样都是双面间谍

    云锦下意识抬眼看向庄奉鹤,却正好与对方的视线撞个正着,庄奉鹤定定望来的眼神,好像无论云锦想做什么如何都会无条件包容,反而让他生气起来。

    装得这么好,还不是骗了他,云锦低下头一面恨恨咬牙切齿,一面将茶水斟满,递到庄陈二人眼前。

    陈金看上去没个正型,实际上警惕得很,接过杯子摸了摸他那瘌痢头,茶水一口未动。庄奉鹤却颇有些会须一饮三百杯的架势,仰头把一杯茶


如果您喜欢,请把《(双性)鲜花着锦(H)》,方便以后阅读(双性)鲜花着锦(H)分卷阅读1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双性)鲜花着锦(H)分卷阅读11并对(双性)鲜花着锦(H)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