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遇

第一八七章 心为你而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飘荡墨尔本 本章:第一八七章 心为你而跳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yishug.net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小阿遇有信心说服【摇滚铁匠】成为我的参赛伙伴,我可没有信心说服摇滚伏尔甘的粉丝,包括我自己。”宦享大哥哥已经被摇滚伏尔甘和他的主人圈粉了。

    “不是吧,你身为摇滚伏尔甘之主的男朋友,竟然是现在才被圈粉的吗?你这也太后知后觉了呀~我现在申请退货还来得及吗?”摇滚伏尔甘之主对自己宠物的新晋粉丝表示不满。

    “不好意思,澳大利亚不实行七天无理由退货政策。”

    “不好意思,我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

    “不好意思,你现在没在祖国的怀抱,享受不到中国电商和物流行业爆发性增长的红利。”

    “那我就非常好意思的,货一到手,永不退换了。”齐小遇同学很快就妥协了,并且把自己的男朋友,归为了“货类”。

    “谢谢你的永不退换。”宦享喜欢用自己的方式,抓住齐遇话里面的重点。

    “不客气,不客气,被退不了的货物这么一客气,我还真是有点不太习惯呀~”齐遇装出一脸的不好意思之后,翻身下马。

    齐小遇同学下马的动作,干净利落+英姿飒爽。

    这是齐遇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一个流程,但宦享还是一个箭步从过来扶了一下自己的小女朋友。

    这不扶还好,一扶,齐小遇同学就不干了:“宦享哥哥,你这么好看的一双手是用来扶人的吗?”

    “自家女朋友从马上,扶一下,应该不违反什么方针政策吧?”宦享试探性地发问。

    “怎么可能不违反呀!你平时训练的时候,带着手套也就算了,今天连手套都还没有戴,这一扶,万一你的手受伤了怎么办?这么好看的一双手,可不是用来扶什么人下马的。”齐小遇同学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手控。

    一个人,可能永远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知道真正喜欢的出现在眼前的那一刻。

    在看到宦享大哥哥的手之前,齐遇一直都是喜欢帅爸爸那双孔武有力的手的。

    果然,人类的适应能力,永远都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尤其是在遇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或者事情的时候。

    有太多太多的人,选择了和自己年少时最不能接受的那一类人在一起,还幸福地过完了一生。

    你以为你喜欢的,并不一定是你喜欢的。

    你以为你讨厌的,并不一定是你讨厌的。

    “自家女朋友?小阿遇我这么优秀,难道还做不了别人家的女朋友?就许你做别人家的小孩,不许我做别人家的女朋友?宦享哥哥,你这样是不是有点小过分呀?”齐小遇同学对【自家女朋友】这五个字,存在些许误解。

    【齐家铁铺】的小阿遇,偶尔会有那么一些些叛逆,关键时候就有那么一点点给力。

    “就算过分,你也只能是自家女朋友,别人家,你最好想都不要想。”宦享用难得的霸道,回应了齐遇的小小叛逆。

    “我就喜欢自家男朋友,用这么霸气外露的语气告诉我,应该要怎么做。”齐遇仰头,甜笑着看着宦享。

    “那你还想不想做别人家的女朋友了了?”宦享大哥哥顺势轻轻地刮了一起齐遇的鼻子。

    “不想了,我男朋友家那么大,我要是做了别人家的女朋友,说不定就没有这么大的一个家了。”齐遇的“乖巧懂事”,持续时间总是不到一秒。

    “我家哪里大了?”宦享的表情,忽然就严肃了几分。

    难不成,齐遇发现他让人把折叠别墅带出来,要在那明巴峡谷“露营”了?

    “整个英格利思赛马拍卖行布里斯班育马场,都成了你的个人训练场了,你家还想要怎么大?”齐遇送给宦享一个大白眼。

    翻完白眼之后,齐遇就对着宦享大哥哥眨眼睛。

    宦享看到齐遇的这个眼神,和齐遇看到宦享的手,大概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许对我放电。”宦享伸手捂住了齐遇的眼睛。

    “那请问宦享哥哥,小阿遇这十足的电力,应该要对着谁放才好呀?”齐遇顺势就抓住了宦享的手。

    这么好看的手,竟然用来捂眼睛。

    知不知道什么叫暴殄天物?!

    “还是对我放吧,你的电力,是我生存的动力。”宦享轻轻地给自己的手,转换了一个角度,从被动的牵手,变成了主动的十指紧扣。

    “你好呀,我的机器人男友。”

    “我怎么就成机器人了?”宦享被齐遇给打败了。

    一会儿,刚刚到手的女朋友成了别人家的,一会儿,好好的男朋友变成了机器人。

    “靠电力发动的,不是机器人难道还是机器马呀~”久违的齐·无厘头·遇,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

    “摇滚伏尔甘,只有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才是最有灵性的。我自问从来都没有和任何一匹马,达到过,如你这般,人马合一的程度。”宦享拉着齐遇的手,在刚纳农场散步。

    虽然宦享已经穿戴好了全套骑马装备,但并没有想着,要用自己的这一身装扮,去“征服”摇滚伏尔甘。

    “那是自然的,心肝小匠匠和宝贝小遇遇,是没有印刻效应,却胜过印刻无数的关系。”齐遇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否认自己的【蓝荷·铁匠】之间的感情。

    “所以啊,他的一生只要有你一个骑手就够了。”宦享对齐遇和摇滚伏尔甘之间的感情,只有羡慕嫉妒,没有恨。

    “谁说不是呢,宦享哥哥,你稍等我一下呀~”齐遇跑着回到了宦享今天开了上来的运马车,从【摇滚铁匠】的“车厢”拿出了一个从来没有使用过的马鞍。

    “心肝小匠匠,宝贝小遇遇给你换一个马鞍呀,给你闻闻看,你习惯一下,看你有没有喜欢呀~”齐遇把新马鞍拿给【蓝荷·铁匠】闻,让马接受一样新的事物,首先得要让马熟悉味道。

    以齐遇和摇滚伏尔甘之间的默契度,小遇遇就算不给他闻,小匠匠也不会对齐遇放到他身上的东西有什么担忧和抗拒。

    但齐遇从来都是尽可能杜绝任何会让【摇滚铁匠】产生焦虑情绪的可能。

    “这个马鞍的质地很特别,柔软却坚韧,重量还特别轻。”宦享不等齐遇招呼,就直接过来帮忙。

    “那是呀,这可是A妈为了勾引我爸上马,特别定制的。”齐遇说着说着就笑了:

    “A妈特别搞笑,说要给我爸一个惊喜,结果她自己设计好了,找好了物料,然后把最后定制个工作交给了帅爸爸,送惊喜送成她那样,绝对的宇宙第一等。我都不知道以A妈那么超凡脱俗的智商,是怎么拿到那么多学位和学会那么多语言的。”

    齐遇拿过来的这个特别定制的马鞍,和【摇滚铁匠】以前用的有些不一样。

    给【蓝荷·铁匠】佩戴完“高级定制”双人马鞍,齐遇翻身上马。

    齐遇带着【摇滚铁匠】飞奔了两圈之后,俯身问自己的宠物:“小匠匠,你带着小遇遇,小遇遇带着大哥哥,我们三个一起慢步,好不要呀?”

    齐遇一直都舍不得让摇滚伏尔甘负重。

    如果不是【蓝荷·铁匠】自己的执意要求,齐遇压根就不会骑到他背上去。

    不管是用肉眼看,还是用专业的设备检查,【摇滚铁匠】的蹄冠线,都已经回复到了最完美的状态。

    宦享和齐遇都是瘦高个,两个人加起来也就一百零几公斤,这样的重量,对于一匹马来说,是毫无负担的。

    宝贝小遇遇为了让心肝小匠匠接受宦享大哥哥,一回到布里斯班,就开始准备。

    她除了没有想到在那明巴峡谷完成这样的事情,其他的所有细节,在心里不知道过了多少遍。

    换成了别人,齐遇压根就不会想到“共乘一骑”的办法。

    历史上,曾经有一个人,提出过这样的想法。

    那个人,是齐遇和宦享现在使用的双人马鞍的所有人。

    齐遇并不经常拒绝Ada。

    对于Ada想要和齐遇一起感受一下骑在摇滚伏尔甘身上的提议,齐遇却是拒绝得毫无压力。

    …………………………

    齐遇说:【小匠匠不可能让你坐前面,你又不适合坐在我的后面,你的这个提议,小遇遇恕难从命。】

    Ada问:【我问什么不适合坐后面?】

    齐遇答:【你看看自己的身材,在想想你坐我后面,需要留出多大的前部空间,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说你不合适了。】

    Ada笑:【太有道理了,是F妈错误估计了自己的身材,给你了不必要的造成困扰,深表歉意。】

    齐遇拒绝得义正言辞,Ada接受得心安理得。

    齐遇拒绝Ada的时候,是压根就没有想过要让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一个人,骑到【摇滚铁匠】的背上去。

    也不知道Ada和帅爸爸度假归来,发现齐遇“费尽心机”地,让宦享和摇滚伏尔甘组队参赛,会是什么样的一种心情。

    谁让Ada总念叨这要把小阿遇给“泼出去”。

    真到东窗事发的那一天,那也一定是A妈的错。

    没错了,就是酱紫才对呀~

    逻辑遇的逻辑,就是这么的强大。

    …………………………

    “感觉自己成了千古罪人。”宦享骑到【摇滚铁匠】的背上之后,就发出了一句感慨。

    “确实呀,要是让摇滚伏尔甘的粉丝们知道,你骑了他们的偶像,那后果……”齐遇话没有说完。

    “我现在下马还来得及吗?”宦享装出一副心惊胆战的架势,顺势搂住了齐遇的腰。

    宦享可以拒绝骑顶级流量明星,但却没办法拒绝小阿遇搂腰的邀请。

    在此之前,齐遇的全部关注点,都在如何帮助宦享大哥哥调教摇滚伏尔甘身上。

    压根也没有想过,两个人骑同一匹马,是多么亲密的意见事情。

    宦享大哥哥的动作,直接让“色厉内荏”的宝贝小遇遇僵在了马上。

    这么多年,齐遇每次骑到【蓝荷·铁匠】的背上,身体都是随着【摇滚铁匠】的每一个动作,调整自己骑在马上的重量的。

    骑手齐遇,对自己的要求,从来都是人马合一。

    宝贝小遇遇的动作不是最标准的,但一定是让心肝小匠匠最舒适的。

    今天马背上多了一个人,按理说,齐遇更应该把人马合一这件事情做到极致。

    可宦享压根就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宦享从背后伸过手来的这一抱,齐遇整个人都不是她自己的了。

    她的身体僵了。

    她的心跳乱了。

    她的脸也红了。

    单纯善良的小阿遇,明明就是在帮国家队运动员调教自己最心爱的马。

    这么严肃的时刻,这么认真的事情,怎么就不能拿一颗平常心来对待了。

    “【摇滚铁匠】用的竟然都不是双勒衔铁?”宦享调整好自己的姿态,就伸手去够【摇滚铁匠】的缰绳。

    高级的盛装舞步马,会配备一个小衔铁和一个杠杆大衔铁。

    每一个衔铁都会有自己的缰绳。

    宦享上马之后,抱齐遇腰的动作,是极度自然的。

    他为了避免自己想的太多,一坐好,就直接开始寻找缰绳。

    骑手在比赛的时候,需要同时手持小衔铁缰,和大衔铁缰。

    小衔铁缰,要从骑手的小指和无名指之间进入,再从食指和大拇指之间穿出。

    大衔铁缰,则是从无名指和中指之间进入,从中指和食指之间穿出,或者干脆和小衔铁缰绳一起穿出。

    取决于每个骑手不同的缰绳扶助习惯。

    宦享原本想着,是一人拿一根缰绳,哪知道找了一下,压根就没有找到大衔铁缰绳。

    齐遇的手上,只拿了一根小衔铁缰绳。

    就那么随意地拿着,是比调教初级马还要更放松的那种持缰方式。

    “【蓝荷·铁匠】能做四级的30o斜横步,做不了三级的20o斜横步,能做四级的跑步定后肢旋转,做不了慢步定后肢旋转,甚至是二级的慢步定后肢半旋转。”

    慌乱之中,脑子里面一片空白的齐小遇同学,答非所问地介绍了【摇滚铁匠】的调教情况。


如果您喜欢,请把《骑遇》,方便以后阅读骑遇第一八七章 心为你而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骑遇第一八七章 心为你而跳并对骑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